每天都在微笑

点击数:20372012-07-20 10:00:05 来源: 深圳企业文化杂志

    每次在车间看到罗志威,他都会用微笑来迎接我。这让我觉得,和他同样是80后的人,我却过得不如他洒脱、开心。微笑可以说是罗志威在每天劳累的打工生活里的一个招牌面孔,这为他在部门迎来了很好的人缘。一些工友不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,都喜欢和罗志威打交道。
    罗志威在工作中非常勤快,有时甚至是勤快得有点过头。这主要是因为他为人和善、乐于助人,和对一切事情,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好奇。为这事,他没少挨主管的批评。可是,当下一次有人找他帮忙的时候,他又依然故我。还记得那时,我刚调到数控加工部门,面对一台台大型的机械设备,像看天文书一样,既惊叹又不懂。既然不懂,遇到问题,自然就要找人帮忙。
    在外面,特别是工作中,而且是带有技术性的,向人请教多少都要说些好话,和受到自己师傅级别人的欺负。罗志威当时和我是一个班,比我早来4个月,由于他的聪明好学,操机方面的经验和技术,已经可以当很多人的师傅。一次,因为机床报警,我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不禁心急如焚。我站在过道里东张西望,看大家都在忙碌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,来到对面的一台机床旁,看见一位长得很帅的工友正在满脸汗渍的忙碌。我对他说,我开的那台机床报警了,能不能帮忙看看?帅工友听了,赶紧放下手中的活,跟我一起来到报警的机床旁,他按了几个键看了一下,说,这上面显示11号报警,代表机床没油了,需要加油。我感激地“嗯”的一声。帅工友就去忙自己的事了。
    可是,接着我就又犯愁了,机床没油,我该去哪里打油,又加在机床的什么地方呢?我暗自责怪自己,这个毛病怎么老是改不了;当有事求助于人的时候,自己就会变得傻傻笨笨的,不能一次解决问题。没有办法,我只好硬着头皮有些歉意的来到帅工友机床边,讪讪地笑着说,我不知道油在哪里,加在机床的什么地方?帅工友并没有因为我的二次到来,显得有任何的不耐烦。他“哦”的一声后,脸上就现出了微笑,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露了出来,非常好看。帅工友又放下手中的活,急匆匆地带着我拿上壶,来到车间右边的里面打油。然而,就在帅工友帮我打好油后,非常惊险的一幕发生了。由于打油的地方非常滑,加上帅工友走得急,他刚从垫着油桶的踏板上走下来,双脚就像踩在洒满黄豆的地上,打滑、呈弧形,脑袋壳往油桶的边缘磕去,说时迟、那时快,我站在旁边飞快的伸出右手,非常有力紧紧地抓住帅工友的右膀。帅工友稳住了,我们都为刚才惊险的一幕捏了把汗。这之后,我和帅工友渐渐地熟识了,得知他的名字叫罗志威。我以为,出现这样的事后,再找罗志威帮忙,他会找一些理由拒绝。然而,他是一如既往地有求必应。
    在厂里,像我们这些在生产一线上班,是非常辛苦的。但和罗志威做同事,我觉得在辛苦的过程中,也能收获很多快乐。我这人凡事自制力不是很强,当初在生产线上是一名普工的时候,总是想要学习一门技术,然而当机会真的摆在自己面前时,我却又变得懒惰和有点逃避的意味。不过,我也知道机会对于我的不易。上班有点空闲时间,遇到不懂的,我总是会问罗志威,有时同样一个问题,今天问了,明天又问,隔几天后又问。每次提问,都打着一个非常高尚的理由;考验他的技术。而罗志威每次都会笑嘻嘻地,不厌其烦的解说。有时他也会来一句,是你不懂吧?
    在轰隆隆的机器声中,在空气里到处都是切屑液气味的车间里,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年华交给了冰冷的钢铁机器和忙碌。很多人对于上班,都有一种意识里的排斥和恐惧。在车间里,不管是白班还是晚班,经常可以看到一幅幅疲惫地面孔。而罗志威就算是再疲惫,他的笑容,也总是会挂在脸上。一次上晚班,罗志威一反常态的把嘴巴合拢,一句话也不说,也不微笑。这让我很诧异。看他那么年轻,个性里怎么会有历经沧桑不为人知的一面。看他这样,我上班也打不起精神,不过很快,我像个小孩一样的调皮和捣蛋;你不说话、微笑,我偏偏要逗得你说话、微笑。我把自己身上的幽默细胞全都“拿”出来,发挥得淋漓尽致,在罗志威面前夸张的笑着。连我都佩服自己,原来俺是这么幽默风趣的一个人。但此时在罗志威面前,就算全世界的笑话,都不能让他发笑。他的脸紧绷着,有孩子一样的委屈,里面却又有一股坚毅。他除了工作上必须的问答,就是死寂一般的缄口。我没辙了,败下阵来。
    到了后半夜,趁机床运行的空隙,我们坐在过道边的铁框上。我再三询问原因,他才断断续续地说,自从懂事起,家里就没有安宁过,爸爸做生意亏了,欠了一屁股债,家里上门讨债的,像赶集一样。妈妈又好赌,他们谁看谁都不顺眼,两人三天一大吵,天天小吵。罗志威很小就知道,自己和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,所以他不管做什么,都非常努力。用他的话说,在学习上,他不是一般地努力。不过他也知道,以家里的经济条件,是不可能供自己上大学的,父母急需的是他出外挣钱。高中毕业后,在老乡的介绍下,罗志威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家,追随打工的潮流一路南下。来到深圳,进厂很顺利,罗志威咬牙克服了由一名学生转为工人的种种不适应、困难和艰辛,在短短一年的时间,他省吃俭用汇回家近两万块钱还债。那每一分钱,都是他的一滴汗水一份付出。
就在今天,他的家里又打电话让他汇钱,这离上次汇钱才半个月的时间,罗志威的手里,总共才一百多块钱,这在高消费的深圳,就是坚持到这个月18号发工资,期间吃饭都成问题。罗志威每天辛劳地、勒紧裤带地生活,家里的父母不但没有体谅到小儿子的艰辛与不易,反而不知轻重的把他当成一部挣钱的机器。晚班的劳累让他的头脑晕晕沉沉的,爸爸的第一句话就是找他要钱。罗志威听到这句刺耳的话,一直以来憋在心里的委屈终于爆发了。他大声地说,你们是怎么做父母的,你们把我养大就是为了把我变成你们挣钱的机器吗?……
    罗志威的眼圈有些通红,车间的白织灯光照在他满是汗渍油腻的脸上,晶亮晶亮的。我到现在才明白,罗志威为什么经常到月底,手里就没钱吃饭了。同时也明白,为什么在难得的一天假期里,他也从来不出去玩。
    第二天上班,罗志威的脸上又恢复了微笑。一些不愉快的事,好像从来都不曾在他的身上发生过。我们照常的说笑,在工作中互相帮忙。罗志威一如既往的勤奋,有时在中午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他也充分的利用起来,拿着一本小书,躲在机床后面学习。至此我才体会到,他所说的不是一般地努力这句话的含义。付出就会有回报,在厂里举行的升迁考试中,罗志威顺利的通过了学徒、操作员的考试,我也紧随其后。我知道,我的顺利通过,有一半要归功于罗志威。他的技术水平,才是真正过硬的。
    2010年9月份的时候,罗志威来这家厂两年了,他也迎来了工作上的又一次升迁,成为一名CNC班长。官虽然不大,但他已经从一名员工,转换成为一名基层管理人员。这对于他个人,在打工路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我也在这一年,从生产线上调到办公室,成为一名每天对着电脑的人员。
    不在一个部门了,罗志威经常打电话给我,说我走了,觉得很不习惯,上晚班吃饭,也不知道该去哪里?开始的时候,我还觉得他有些烦,可是慢慢地,我发现了这份友谊的珍贵。我有些事情也打电话给他倾诉。
    时间以它永远不变地脚步不断地前行。每天和冰冷的大机器打交道的罗志威,已经有三年了。今年以来,罗志威不但在工作中是调机的一把好手,而且他还学会了电脑编程,我为他的进步感到高兴,同时也劝他,有机会的话,就向上面推荐自己,争取早日做一名编程工程师。罗志威也肯定地点了点头,露出一脸地微笑。

 

罗志威


上一页1下一页
请稍候...
  • 中国国旅深圳公司
  • 深圳市光明集团有限公司
  • 渤海银行深圳分行
  • 深圳市新城市赛格建设发展有限公司
  • 深圳市马天奴服装专卖连锁企业有限公司
  • 善德国际有限责任公司
  • 深圳市建装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  • 深圳百年厨具有限公司
  • 中建电力建设有限公司
  • 平安银行深圳分行
  • 路华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
  • 零一贷
  • 左右家私
  • 天霸表
  • k2
  • 所城一品
  • 上古轩岐

往届活动回顾

优秀企业展播

获奖单位名单

关于我们 | 使用条款 | 广告投放 | 我要投稿 | 联系我们
深圳企业文化网 SZECF.COM copyright ©2011 粤ICP备09211031号-2
营业执照注册号 440301103982460